400-001-0969

热门资讯

精选全国园区与企业最新热门资讯

/
/
对赌招商的案例实践

对赌招商的案例实践

  • 2021-06-28 10:06

【概要描述】对赌招商,怎么做?

对赌招商的案例实践

【概要描述】对赌招商,怎么做?

  • 分类:公司资讯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园区在线
  • 发布时间:2021-06-28 10:06
  • 访问量:568
详情

导读:

 

对赌招商,怎么做?

 

投资奖励是政府招商的重要手段。面对大项目、好项目,各地都会不吝开出优惠政策。

 

与此同时,为了约束企业履约、降低投资风险,我们发现,近年来,许多地方政府会要求企业签订对赌协议,更有海南、重庆等多地公开发文,鼓励地方政府实行对赌式招商。

 

所谓对赌,就是政府与项目投资方对未来不确定的情况进行约定。具体来说:就是给予企业一定的优惠政策扶持,但前提是在一定时间内,企业需要达到约定的条件才能兑现支持政策,反之,政策将会成为「空头支票」,不予兑现。

 

梳理过往案例发现,对赌式招商极大降低了地方政府的招商引资风险,同时也倒逼企业高质量发展。今天,我们与大家分享几个对赌式招商的经典案例,其中有对赌成功,政企双赢的;也有对赌失败,政府向企业追讨损失的,仅供各位参考。

 

1

 

投资换企业:合肥70亿赌「未来」

 

这两年,关于对赌招商,最耳熟能详的例子无疑是「最佳投行」合肥70亿对赌蔚来汽车(NIO.US)。

 

2020年4月29日,蔚来以《签了!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项目协议正式签署》为题,发布了合肥国资斥资70亿投资蔚来的消息。

 

其实从战略上看,蔚来汽车是一家很好的投资标的。

 

众所周知,我国新能源车替代是大势所趋,而蔚来在国内数十家造车新势力中称得上明星公司,是少数可以支撑溢价的高端品牌;第二,蔚来汽车的代工厂江淮本身就是合肥企业,蔚来落地可以带动合肥新能源汽车全产业链发展;第三,蔚来创始人李斌是安庆太湖人,蔚来落地有「徽商回归」的示范效应。

 

然而,当时蔚来正面临一场金融危机。

 

众所周知,造车需要「烧钱」,蔚来缺钱缺到什么地步呢?我们查阅数据发现,2020年前,蔚来每个季度亏损都在4亿美元以上,而企业的现金(等价物)加在一起还不足1.5亿美元,资金链随时有断裂风险;而资本市场同样看空蔚来,蔚来的市值从110亿美元高点一泻千里、跌至30亿美元。为了跑融资,蔚来曾先后与上海嘉定、北京亦庄、湖州吴兴等地方政府,以及广汽集团、吉利汽车等传统车企谈过,最终只有合肥愿意「赌一把」。

 

根据对赌协议,蔚来与合肥一方成立合资公司「蔚来中国」,蔚来占比75.9%,合肥占比24.1%。合肥方向蔚来投资70亿,资金根据条件完成情况,分步实施,分批到账。

 

1、2020年营收达到148亿(2020年实际营收162亿,已经达成);

2、2020年至2025年总营收4200亿,总税收78亿;

3、2024年营收1200亿元(上市6-8款车型);

4、2025年前登陆科创板(达不到条件需回购股份,价格为投资总额并以年利率8.5%计算利息)

 

今天回过头来看,合肥和蔚来都「赌赢」了。有了合肥的「输血」,蔚来起死回生,销量屡创新高,如今已坐稳中国造车新势力的头把交椅,市值也一路飙升至700亿美金;而投资蔚来也让合肥「名利双收」,不仅投资早早收回,有了蔚来的加持,合肥也向「新能源汽车之都」迈进了一大步。

 

 

2

 

土地引入对赌机制:海南屯昌引进精酿啤酒厂

 

海南是我国最早将对赌机制引入土地管理的省份之一。

 

海南陆地面积仅为3.5万平方公里,结合全省的三线发展状况,优质土地更是稀缺。为缓解土地供需矛盾,2018年,海南出台相关意见,提出「招拍挂」方式供应的项目用地可实行「弹性年期」+「对赌协议」供应方式。

 

2019年,一家精酿啤酒制造企业——「海南崂滨精酿啤酒有限公司」找到屯昌政府,计划在屯昌投资建厂,上马精酿啤酒制造项目。

 

从投资属性看,精酿啤酒无疑是一条好赛道,在工业啤酒日益饱和的背景下,中国啤酒市场呈现高端化发展的趋势,精酿啤酒被越来越多的人看好。

 

然而,我们查阅股权穿透图发现,这家公司的大股东是一家名为「三亚蓝城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」的房地产开发企业;而在2019年之前,公司还叫「海南绿城联合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」,2019年1月才完成更名。也就是说,该企业可能并非一家老牌酒厂,而是一家跨界拓展精酿啤酒业务的新公司。

 

大胆猜测,这样一家新企业拿地,政府多少会有一些顾虑。

 

另据《海南日报》报道,该企业入驻之初资金并不宽裕,希望向政府争取资金缓冲期,以用于厂房建设与技术研发。

 

在这样的背景下,屯昌政府与海南崂滨精酿啤酒有限公司(屯昌分公司)签订了对赌协议。

 

根据协议,企业以225万元获取屯昌大同工业园区约9.4亩工业用地,前期只需支付5年租金56.25万元。期间,啤酒厂项目达产后,连续两年累计纳税总额需不低于187.8万元,两年累计产值不低于1126.8万元,且需按照每亩安置7名本地劳动力的标准设置就业岗位,租赁期间不得转让、转租或抵押。履约考核通过后,再缴纳剩下的168.75万元;否则政府有权向企业收取违约金以及收回土地。

 

以上便是一个典型的土地对赌案例,也是海南成交的首宗「先租后让」工业地块(案例)。通过土地对赌,让政府获得一个较长的考察期,从而更好掌握土地调配的主导权;同时企业也可大幅降低前期投入成本,把更多的资金投入到生产制造上。

 

3

 

政府的承诺:重庆引进惠普

 

2008年,全球金融危机爆发,全球从原材料工业到装备工业,再到一般消费品电子产业,市场几乎都萎缩了30%-40%,但笔记本电脑销售却逆势增长30%。

 

此时,全球笔记本电脑老大惠普(HPQ.US)正在中国选址。

 

有媒体报道,惠普最初是想投产在产业基础更好的长三角区域,但考虑到当地劳动力成本和要素成本较高,始终在犹豫,想寻找更低成本的地方。

 

这时,时任重庆市长黄奇帆找到了惠普,力邀惠普落户重庆。

 

面对重庆这样一个老工业基地,惠普简单评估后便基本否决了投资的可能,给出的原因有二,一是内陆城市物流不便,二是没有产业配套。

 

针对惠普的质疑,黄奇帆向惠普提出了对赌协议——三年时间,(重庆)笔记本整机所需要的零部件80%本地化,剩下20%极少的战略物资在世界范围内配置,若三年后重庆未兑现承诺,由此引发的全部物流成本由政府补贴。

 

这样的条件一举说服了惠普,双方初步达成了4000万台/年订单协议。

 

有了惠普的落地承诺,黄奇帆便马不停蹄地赶往富士康、英业达、广达三家世界级电子产业代工厂,用订单撬动三家企业落户;而围绕着它们的众多零部件企业也自发跟随迁移,快速集聚,最终成就了一个「万亿产业」。

 

4

 

不见兔子不撒鹰:上海引进特斯拉

 

2018年7月10日,特斯拉(TSLA.US)在上海投资100亿美元生产电动汽车,这是上海有史以来最大的外资制造业项目,也是近几年,我国招商引资最具典型意义的战略性高科技项目。

 

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,是一个100%纯外资项目,面对这样一个新能源汽车制造巨头,上海给出了什么条件?

 

简单来说,有两条:

 

1、在寸土寸金的上海临港特批1200亩地,土地价格仅为市场价的1/10;

2、150亿超低息贷款(利率约3.9%)

 

这就相当于特斯拉建厂,拿地,量产,不需要自己投入任何本钱,支付点利息就好。

 

可上海政府是何等精明?绝不可能让外资便宜占尽,自己独自承担风险。

 

根据对赌协议:5年内,特斯拉在上海的投资不能低于140.8亿人民币,2023年底开始,每年必须交税不能低于22.3亿,如果交税低于对赌值,将无条件收回土地(可能连建好的厂也要一起收回)。

 

那么结果如何呢?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从破土动工到投产再到量产,仅仅用了不到一年时间;而且随着上海工厂产能利用率以及零部件国产化率的持续提升,国产特斯拉成本持续降低,价格有望进一步下探,更有助于其巩固和扩大中国市场。(虽然近期特斯拉深陷舆论漩涡,但不可否认,目前特斯拉仍然是这个行业最强力的竞争者)。

 

5

 

「猫鼠游戏」落锤:武进高新区索赔斯太尔

 

有对赌成功的,也有企业违约遭索赔的。

 

2020年1月,江苏武进高新区一纸诉状,将斯太尔动力股份有限公司(斯太退,000760)告上法庭,要求企业退还一半奖励款9456万,并承担30万元律师费和仲裁费用。

 

武进高新区向斯太尔「讨债」,源于五年前的一纸对赌协议。

 

2013年,博盈投资(斯太退前身)通过定向增发获英达钢构这名新主进驻(4亿元认购8385.74万股),由汽车零配件加工转型柴油发动机制造业务,吸引了武进高新区的注意。

 

当时发动机制造在我国还属于「卡脖子」技术,发展前景很大。然而投资主体博盈投资却是一家有「黑历史」的企业,连年亏损让博盈早早戴上了ST的帽子;而大股东英达钢构的入主手法同样值得玩味——定增规模高达净资产的两倍,却巧妙地规避了监管层对于借壳、重大资产重组的严格审核,不得不让人对其入主的目的产生怀疑。

 

利弊权衡之下,武进高新区与博盈投资于2014年签订了对赌协议,高新区向企业拨付8050万的项目奖励基金和1亿元的财政奖励,同时特别约定:「若被申请人未能按照投资协议在2018 年底累计投资 30 亿,累计销售50亿,则申请人有权要求被申请人退还相关奖励的一半」。

 

协议签订后,武进高新区陆续向企业支付各类奖励款共计18911.01万。但上市公司却并未如期履行约定,斯太尔在武进高新区设立的两家子公司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.85亿元和0.45亿元,较「2018年底累计销售50亿」的目标相距甚远;同时,斯太尔还通过虚构技术许可业务,将园区拨付的1亿元奖励金以专有技术许可收入入账,虚增利润总额9433.96万元,今年6月2日,*ST斯太(000760)被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。

 

「财务造假+对赌失败」,然后就有了上面的仲裁。

 

-End-

 

来源:园区在线;以上图文,仅作分享用途,版权归原作者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。

关键词:

扫二维码用手机看

电话

热线:

010-62567620

地址

地址:

北京市朝阳区远洋国际中心C座2303

关于我们

客户满意是检验产品质量的唯一标准。倾听客户的心声,把握客户的需求,以客户满意来定义质量标准,尽一切办法提高客户满意度和忠诚度 

给我们留言

留言应用名称:
客户留言
描述:

 

验证码

版权所有©中企信达(天津)科技有限公司    津ICP备19007971号-1  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北京

首页          关于          资讯          联系